蛛丝马迹

首页 > 军事 > 正文

25年弹指一挥间,我亲眼见证了美国梦的衰落和中国梦的崛起!

25年弹指一挥间,我亲眼见证了美国梦的衰落和中国梦的崛起!

来源:综合自观察者网、何新时事


25年前,美国在人类战争史上第一次运用高科技武器取得海湾战争的巨大胜利,消息传来,美国人民无比欢欣鼓舞,纷纷自发地走向街头庆祝。那一幕,深深烙在我的心头,历久弥新。


那时我刚到美国留学不久,站在南卡州首府哥伦比亚街头观看美国人民充满自豪,庆祝胜利的游行队伍,不禁泪流满面,感慨万千。我并非为游行狂热的场面而感动,我是为我多灾多难的祖国伤感,“何时我们中国人才能像美国人民这样自豪一回?”当然,这并没有要中国耀武扬威的意思,而是年轻时在强烈反差感之下的情感爆发。


海湾战争后,纽约的胜利游行


那是一个对美国人来讲无比辉煌的年代,不仅是因为一扫继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两场灰头土脸失败战争的阴霾以后,美国第一次用很小的代价取得一场中等规模战争的胜利,彰显美国无容置疑的世界霸主地位。更重要的背景是1989年11月柏林墙倒塌,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自行土崩瓦解,美国实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取得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战争”胜利。


随后,美国收获了数以万亿计美元的冷战红利,美国经济进入发展快车道。意识形态领域的大胜开始让许多美国人得意忘形,更自我标榜“西方国家自由民主制的到来是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亦称为“历史终结论”,美国的制度模式似乎真成了“普世价值”。


冷战结束,苏东30个由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演变而来的国家集体投奔“自由民主制”阵营,一时间西方道路成了“普世”的选择。


那是一个社会主义阵营失去自信,跌入谷底的困难时期。改革开放,打开国门,中国人民突然发现,马克思理论论述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却在西方世界起死回生,充满生机和活力,创造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繁荣和富裕。


1990年笔者出国前的月工资不到90元人民币,按当时的市场汇率折合约10美元不到,也就是美国普通人一两小时的工资。八九十年代的留学生、访问学者除了省吃俭用,发扬国人勤俭节约传统,节省每块铜板的“节流”精神外,再就是“开源”,寻找各种赚钱的机会,包括助教、助研、图书馆等校园合法工作的机会,以及到中餐馆打黑工。那时候没有到中餐馆刷过盘子的留学生就不算标准的“洋插队”。


《北京人在纽约》里的地下室


初到美国,中美巨大的物质反差是今天的留学生们难以想象的。看到美国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笔者曾无比感慨地说过,高速公路的建设费用,就是100美元钞票一张一张沿着公路铺出来的,这需要多少钱啊?贫穷的祖国要建设美国这样规模的高速公路网,恐怕需要100年。


然而,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中国仅用了20来年,就建设出堪比美国的国家高速公路系统。过去三十年、特别是近二十年来,中国产业升级、技术进步,取得前无古人的辉煌业绩,包括短期内神话般建成自主知识产权、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世界最大的高速公路网;自主研发空间站、北斗导航和探月工程;研发出代表最高科技水平,连续五年世界排名第一的超级计算机;世界一流的核电、水电、风电、太阳能技术。


在计算机芯片、互联网科技、通讯设备及芯片技术水平方面,中国与西方的差距在快速缩小,突破西方垄断,开发出TDS、TD-LTE通讯系统及标准,量子通信技术;中国建成世界最多的超级工程,造船、深潜技术、程控机床、无人机、智能手机、机器人等技术水平位居世界前列;全面突破技术瓶颈,自主研发以歼20、运20、东风21、东风26、东风41、微波反导、反卫星武器、空警2000、空警500、战略核潜艇、055大型导弹驱逐舰、99式主战坦克、察打一体化的无人机系列等为代表的世界一流水平的武器装备,把人民解放军的综合实力提升到仅次于美国的世界领先水平。


尽管中国取得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成功,中国社会中似乎仍有许多人还没有找回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的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


近些年来,中国理论界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过去30年,中国,走的是一条弊端丛生、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认为根本不存在所谓中国模式,中国经验没有普世价值,并且渲染改革开放已进入深水区,“摸着、摸着、摸不着石头了”,甚至认为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改革方法论原本就是错的,“河上有桥他不走,偏要下河摸石头”。


他们认为中国取得的成就完全来自于学习西方模式,中国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就是因为“改革不彻底”,言外之意没有“完全西化”。中国要想可持续发展,就必须彻底放弃原有的社会制度,走苏东30个后社会主义国家走过的“普世价值”之路。


他们的思维似乎还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留学美国时的思维定势,认为“中国永远也追不上美国”,这,似乎比美国人对美国更加充满信心。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已经不是当年的中国,美国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充满自豪的美国。2016年特朗普奇迹般地当选美国总统,折射出的是美国人民对美国制度自信普遍开始发生动摇,就连提出“历史终结论”的斯坦福大学教授,弗朗西斯・福山博士也已经开始反思美式民主制度。


尤其中美“国势”一个快速上升,一个迅速衰退,美国人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随着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泥潭的拖累,百姓生活水平的下滑,开始发生逆转。


25年前我作为一个工程师,出国前的月平均工资只有美国人的200-300分之一,如今中国工程师的工资是美国的大约5-10分之一。1991年美国GDP是中国的14.7倍,日本是中国的8.5倍;2001年美国是中国的7.6倍,日本是中国的3.1倍;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2011年美国是中国的2.1倍,中国是日本的1.2倍;2016年美国是中国的约1.5倍,中国GDP是日本GDP近3倍。


中美GDP比较是近年的热门话题,这在25年前,几乎无人敢想象


很多人总觉得GDP数值的高低并不能说明问题,但他们往往没有想到GDP的波动直接关系到我国消费水平的变化。不行,我们看看数据。2008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即居民消费中的商品消费部分)占GDP的比重高达35.3%,但这只是国际通行的消费比重计算中的一部分,并非全部的消费占GDP比重。


如果硬要拿它作为内需的指标来比,那么就该拿出相同口径对比: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08年美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4.48万亿美元,当年美国GDP为14.36万亿美元,则美国2008年的该部分消费占GDP比重,仅仅是31.1%!


是中国的35.3%高,还是美国的31.1%高?!那当然是中国更高。这说明中国老百姓买东西的内需更强,购买力更大。我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SR),每年以两位数增长。过去十年来,一直高于中国GDP增幅,更大大高于美国的增幅,占GDP的比重也比美国更大。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出中国比美国财富分配更平等,一般老百姓的商品消费能力更强。



有人问,2008年美国刚刚经历金融海啸,消费比例是不是有些偏低?我们来看看近几年的商品零售消费,美国仍不如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GDP的比重,中国分别为2009年36.8%、2010年39.4%、2011年38.3%;而美国,仅为2009年29 %(4.09/14.12)、2010年29.8%(4.36/14.62)、2011年31.3%(4.7/15)(括号内数字的单位,均为万亿美元)。比例实在不高。


2012年中国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突破20万亿大关,达到了207167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4.3%(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2.1%),又一次大大高于GDP增长速度,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GDP的比重,首次突破40%。而美国仍在32%左右的低位徘徊。  


从绝对额来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经赶上三分之二个美国,这比中国官方GDP统计额与美国GDP的绝对差距还要小得多。中国内需的强劲程度,显然远超过“一般观点”的认知。


过去30年,中国走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道路,中国公有制基础、计划经济、政府参与资源配置的社会主义标签到底有无优势,是不是可持续发展呢?


纵观全球“世界多数国家都在走的,——政治民主与经济自由的普世价值之桥,没错,冷战结束以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选择了西方的“宪政民主”之路。看上去的确很普世,然而结局又如何呢?



老牌民主国家,英国的前殖民地印度,美国的前殖民地菲律宾,美国近邻墨西哥,美国后院拉美国家等,先后完整接受西方“宪政民主”、自由市场经济体系。60多年前这些国家都有比中国拥有先进得多的工业家底、基础设施和相对成熟的治理体系,并且有比中国好得多的地缘政治环境。如今,无论工业水平、科研成就、社会保障、人均寿命等各方面却都被中国远远甩在后边。


以现实为例,中国目前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从而形成了一个举世无双、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能够生产从服装鞋袜到航空航天、从原料矿产到工业母机的一切工业产品,成为中国竞争力的重要源泉,也是进一步升级产业所必须的基础和动力。可以说,现在的中国只有不想攻克的技术,没有中国不能攻克的领域。


而且从事实上了讲,前30年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已经把上述这些国家甩在后边。的确改革开放初期的年代中美反差很大,但美印、美菲、美墨的反差恐怕比中国更大。中美间强烈的反差是列强与殖民地国家,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差距,是从八国联军进北京那个年代就已经存在的。



“宪政民主”制度并非发展中国家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充分必要条件


上世纪90年代以前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们,从工业基础到科研、教育、文化等社会发展水平,都远比中国高出很多。然而25年前,苏联瓦解后形成15个国家,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分裂成14国(东德并入西德),加上蒙古,总共30个后社会主义国家,于上世纪90年代,集体采纳了美国为社会主义国家量身打造的“休克疗法”改革,走上一条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去政府计划经济职能化的道路,也就是被某些人美其名为“世界多数国家都在走的,——政治民主与经济自由的普世价值之桥”。


所谓“休克疗法”,即一夜间窒息了所有社会主义制度要素,公有制变成私有制,计划经济变为市场经济,一党治理变成多党竞争宪政民主。其中,国有企业全面私有化,由最初资产平分,到资本迅速向少数人手中集中,形成垄断,出现像巧克力大王、石油大王、郁金香大王那样的寡头,短时间便拉大社会贫富差距。而这些“大王”运用手中聚集的财富干预政治,从而把国家带入为资本牟利,贪污腐化,动荡不安的寡头政治时代。


更为可怕的是,西方跨国公司兵不血刃地通过股权收购,资本运作,轻而易举地摧毁竞争对手的战略性产业,全面占领市场,迫使这些国家进入产业殖民地化时代。当然,有人会举些东欧经济复苏的例子,但民众的血泪与付出他们往往就轻描淡写地略过了。


波兰是个经常被提起的“好榜样”,但2016年,习近平、李克强分别访问波兰时,波兰政府都一再提出再工业化问题。波兰这个东欧的重工业强国为什么今天不厌其烦地恳求中国领导人帮助他们再工业化?他们的传统工业在“休克疗法”后都去哪了?


中国将参与波兰的“再工业化”


2016年12月25日西方圣诞节,一架老旧的图154客机失事造成包括俄国军方重要官员及著名红旗歌舞团在内共91人遇难。事实上图154客机、伏尔加轿车,这些当年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苏联名牌,连生产线在多年前都已被拆除,产品被彻底挤出市场。当年无比强大的俄罗斯工业,如今除了政府控制下的军工和被普京强制重新国有化的石油产业还算有点起色,其它工业还有什么?


世界公认的强人普京公元2000年就任俄国总统时宣称“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二十年转眼将至,被铲除了所谓“制度性障碍”,即消除计划经济的主导作用、断送国有经济体系的支撑,以及随之被西方掏空、摧毁了的工业基础,只能依靠市场经济自然成长,俄国不可能在20年内再现当年的辉煌。难怪奥巴马离别总统宝座前不忘讥讽俄国:“他们(俄罗斯)是一个较小的国家、较弱的国家。除了石油、天然气和武器,他们的经济产不出其他任何别人愿意购买的东西。他们没有创新。”



可怜的俄国人,当年迷信西方,如今只能哑巴吃黄连,自吞苦果。当然,也有人认为俄罗斯的问题是“休克疗法”不彻底,他们大可以去俄罗斯说服普通民众,再来一次“彻底的”“休克疗法”。


“宪政民主”并不能保证已有的富裕生活品质,发达国家随时可能滑落到发展中国家水平


欧洲这个曾经令世界魂牵梦萦的地方,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先后发生债务危机,经济到崩溃边缘。


苏格兰公投独立,英国脱欧公投,连北爱尔兰都有人蠢蠢欲动,让大英帝国这个宪政民主的故乡陷入巨大政治经济危机之中。


欧盟的领头羊德法自顾不暇,加上美欧损人不利己的中东政策引发的难民潮,更把风雨飘摇的欧盟推到瓦解的悬崖边上。


实体经济空心化的美国,民主政治被金融资本绑架,2008年金融风暴后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口号就是反对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以及社会不公正。1%的富有者掌控了99%的社会财富,富者更富,穷者更穷,中产阶级大幅萎缩,人民看不到希望。



正是由于对两党传统政治的不满,2016年美国人民才破天荒地选择政治素人特朗普,作为美国梦新的寄托。特普朗胜选标志着美国中下层相当多的民众对美国现状严重失去信心,希望在制度框架内“最后一搏”。然而特朗普能用他的富豪团队改革政治痼疾,扭转贫富不均,拯救美国吗?


西方模式至今仍然很普世,但是随着中国快速崛起,中国模式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一些西方有识之士也开始担心,往日所渲染的“普世价值”耀眼的辉煌已经开始褪色。


回顾历史,中国60年来在东方取得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成功。1950年,中国不仅基础设施、工业水平比印度、菲律宾差很多,而且面临更为险恶的地缘政治环境。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不仅对中国长期军事围堵,迫使中国卷入周边热战,而且进行政治打压、武器禁运、高科技禁售限售,并用关税及非关税贸易壁垒等,在地缘政治、经济等方面加以围堵或遏制,使中国的经济建设付出了比其它国家沉重得多的代价。


然而,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凭借计划经济、公有制的巨大优势,仅用30年时间,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初步建成了完整工业体系、国民经济体系、教育科研体系和包括战略威慑在内的国防体系,为中国后30年的崛起打下坚实基础。



有人说前30年的巨大成果是建立在牺牲人民幸福基础上的,这并不准确。的确,相当长时间中国人民上至毛泽东,下至普通百姓都经受过十分困难的时期,然而没有发展起这些工业基础的话,百姓受的苦难恐怕会更多。无论纵比还是横比,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总体生活水平和社会文明程度都得到明显改善。无论农民土地拥有率、教育普及程度,到基本社会保障,两个国情类似的大国,由于选择了不同社会制度,印度与中国相比都相差甚远。


在笔者看来,有一项很能体现社会生活质量的指标——人均预期寿命,中国人由解放前的35岁上升到1980年的65岁。印度1947年独立时人均寿命47岁,到1980年只有53岁,菲律宾1980年时为60岁,充分反映这三国的人民生活质量和健康进步水平。



许多人不明白中国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有计划地建成完整工业体系意味着什么。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不仅标志着工业化的初步完成,是一个纯农业国迈入工业化社会的转折点,更重要的是解决了中国主要工业产业有和无的问题。说改革开放初中国比西方技术水平落后两三代,这是有了完整工业体系才有了起码的可比性,如果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许多产业是空白,那就不是代差的问题,而是天壤之别。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诟病中国的山寨产品,其实这是后起国家追赶阶段必须走过的路,当年美国山寨英国,日本山寨美国,他们忘记了吗?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说中国山寨西方高铁技术。中国铁道部系统国企,在引进、吸收西方先进高铁技术的基础上,在很短时间实现自主创新的突破,研发出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全球最优秀的高铁系列产品。中国高铁技术的跨越式发展首先是建立在中国铁路几十年技术积淀、人才积累、教育普及、计划经济管理经验积累的基础上的。其它国家为什么不山寨,因为它们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以及相应的工业积累。在牛车作坊里能山寨出高铁动车吗?印度、菲律宾、墨西哥奉行“小政府,大社会”,但仅靠市场扛不起资源配置的大任,产业结构仍旧是畸形的。

返回首页

评论

精彩推荐

  • 本站非营利性质网站,内容来自网上收集转载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点此 自助提交链接5分钟后自动删稿或者发邮件851333806#qq.com 48小时内删稿

    Copyright © 2016 ksks0001,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首页 意见反馈
去拆红包